历史地理研究所举行谭其骧先生冥诞108周年纪念 2019-09-08 22:15

  2019年2月25日为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创所所长、中国历史地理学的主要奠基人之一谭其骧先生冥诞一百零八周年纪念日。当天上午9点30分,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师生向位于研究所门厅的谭先生铜像鞠躬致敬,由此拉开纪念谭先生一百零八年冥诞活动的序幕。

  谭其骧(1911~1992),字季龙,历史学家、历史地理学家。复旦大学历史地理学科开创者,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创始人和首任所长,历任复旦大学历史系主任、校务委员、校学术委员。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三届、四届、五届全国代表,九三学社中央咨询委员,2009年被评为上海市60年来最有影响的科学家之一。谭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是我国历史地理学最重要的一项成果,也是他最杰出的贡献。其内容之完备、考订之精审、绘制之准确赢得了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评价。

  纪念活动由向谭先生铜像献花和座谈会两部分组成。副所长杨伟兵主持了献花仪式。除史地所在职教师和在读研究生外,谭先生领衔编绘《中国历史地图集》时的同事、史地所前辈学者邹逸麟、张修桂、王文楚、胡菊兴、钱林书、郑宝恒诸位先生和朱毅、邬沪荣、陈伟庆等退休教师亦到场参加。张晓虹所长首先代表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师生向谭其骧先生铜像敬献花篮并致辞。随后,邹逸麟代表谭先生的学生与助手致辞,他高度评价了谭先生对于历史地理学学科建设和复旦史地所机构建设的卓越贡献。

  简短的献花仪式后,师生们移步光华楼西主楼2201室,举行纪念座谈会。副所长邹怡主持本次座谈会,他代表史地所全体师生向与会的史地所前辈学者致以崇高的敬意,并请老前辈们畅所欲言,使年轻学子们更加深入全面地领略谭先生的风采。

  王文楚简要回顾了谭先生的生平事迹,重点讲述了他跟随谭先生开展诸多国家级学术研究的经历。他指出,谭先生的治学精神影响了当时许多年轻人献身历史地理学研究,他本人正是在谭先生的熏陶之下不断努力,才获得今日之成绩。王文楚也勉励在座的年轻教师和学子们继续发愤图强,不懈追求,早日取得优异的研究成果。

  邹逸麟在发言中提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上世纪30年代,中国社会科学界涌现出许多研究学派,例如战国策派、食货学派等,但只有顾颉刚先生和谭先生开创的禹贡学派持续至今。这是为什么?随后他给出了答案,原因有两点,一是实证研究的学科性质;二是认真踏实的学术风气,无论社会背景如何变化,谭先生始终保持着严肃认真的态度。

  胡菊兴深情地回忆起跟随谭先生学习工作的往事。她说自1953年进校以来就一直听谭先生的课,课堂笔记珍藏至今。甚至在谭先生生病住院期间,她每次去探望,谭先生还不忘指导她的工作。而每当回想起谭先生手把手教自己画地图的情景,胡菊兴都难忍泪水。

  朱毅曾长期担任《历史地理》杂志编辑,工作中时常有机会和谭先生接触。他对谭先生的印象概括起来就是“认真负责,严谨科学”。不管工作多么繁忙,谭先生不仅会认真阅读每一篇稿件,还会加上批语,由于谭先生做事一向实事求是,所以批语也是切中肯綮。谭先生对于文章中与主旨无关的空话套话向来深恶痛绝,讲究有一分事实说一分话,踏踏实实做学问。

  郑宝恒同样讲到谭先生不管在工作时还是为人处世中,均保持着严谨的态度。他举了几个例子:袁水拍提出“碣石沦海说”,受到了毛主席的肯定,但谭先生从史实出发,写信提出不同的观点;又如在学界受影响而批判乾嘉学派“繁琐考证”时,谭先生依然主张该考证的地方还是要细心考证。这种不盲从气候,坚持学术观点的精神十分可贵,最终历史也证明谭先生是正确的。

  陈伟庆回忆自己1975年高中毕业就协助谭先生绘制地图,当时作为图组中少数几个“小年轻”,深受谭先生关照。她感慨在十余年绘制地图的过程中学到了不少历史地理知识,退休之后也依旧关注历史地图的绘制,还自学了Coreldraw、Mapinfo等电脑制图软件。她说道自己的整个人生因结识谭先生而变得更加有意义。

  邬沪荣则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为大家还原了一个血肉丰满的谭先生形象。例如谭先生晚年中风之后上班需要专车接送,每次专车稍微晚一点,他就很着急,担心影响到工作。如此微小的细节即可看出谭先生严以律己、认真负责的作风。

  钱林书风趣幽默地讲述了他和谭先生的往事。他说自己就读于复旦附中时在一次和复旦大合举办的卫生大检查中无意来到谭先生家中,人还没有见到,就已听闻谭先生的大名。后来他进入新设的历史地理专业学习,至今难忘谭先生的课堂情景。他说谭先生主讲的疆域、政区、民族等课程非常生动,不仅学生们听得如痴如醉,很多老师也慕名而来。

  最后,所长张晓虹对本次纪念座谈会作简短的总结。她指出,史地所的严谨学风有目共睹,作为上海乃至中国最顶尖的历史地理学研究机构之一,我们一定要继承谭先生的两大学术遗产,一是问题导向的实证研究,二是严谨认真的学术风气。这样才能将历史地理学的研究水平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