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故》:研究东北辽沈地区历史、地理和民俗 2019-09-08 22:15

  按照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做好服务国家特殊需求博士人才培养项目实施工作的通知》(学位【2013】4号)要求,长春师范大学“东北民族与边疆”被确定为“服务国家特殊需求博士人才培养项目”(简称“特博项目”)。“东北民族与边疆”研究是历史与现实的高度结合,既关系到优秀民族文化的传承,也涉及当代区域经济的发展,是一个重大的综合性课题。

  项目实施过程中,长春师范大学博士培养团队紧紧围绕“东北民族史”“东北亚国际关系”“东北社会发展”等核心问题展开研究。进行了“东北边疆行”大型考察调研活动;策划出版《东北古代民族历史编年丛书》《中国东北民族史》《金毓黼著作与学术思想研究》等一系列研究成果;主办召开“第六届中国边疆学论坛——开放与创新:新时代视野下的中国边疆研究”“满洲(族)命名380周年学术研讨会”“新时期萨满文化遗存传承、抢救与保护”等学术会议。在取得学术突破的同时,还有一些成果得到了政府部门的采纳。“培养特需人才、突破理论瓶颈、服务现实需求”,是长春师范大学“特博项目”的努力方向。

  《沈故》一书对东北辽沈地区的历史、地理、民俗等方面的掌故事例进行了介绍,涉及内容多且零散,但极具参考价值,不失为研究东北辽沈地区历史、地理和民俗的宝贵文献。

  《沈故》作者杨同桂(?—1896),字伯馨,清直隶通州人。因其父在海龙厅做官,他年少时就跟随父亲到海龙厅,后来投笔从戎。光绪十六年(1890),他到吉林供职,在粮饷、志书局当差。光绪二十年,他奉命调入长春,任知府,后转任吉林府知府。光绪二十一年,长春府商民为杨同桂立“德政碑”,希望世人能永远记住他的功绩。杨同桂在学术上有很大的成就,独撰《沈故》、与孙宗翰合撰《盛京疆域考》、与秦世铨合撰《吉林舆地略》、与李桂林和秦世铨合撰《吉林舆地图说》。此外,他还参与编修《吉林通志》。这些文献保存了大量丰富而翔实的史料,是研究东北地区历史、地理的重要文献。

  杨同桂等人为撰写《盛京疆域考》搜集了很多材料,他利用撰写《盛京疆域考》的剩余材料辑成《沈故》。《吉林通志》总辑江苏上元人顾云在为此书作序时指出其辑成的主旨,即“体制虽异,犹周人歌咏乎。邠岐非缘,其旨耶”。该书版本现有1933年《辽海丛书》本,1958年辽沈书社版,1967年《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本(文海出版社出版),1994年《丛书集成续编》本(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1958年本是对《辽海丛书》本的再版,但在书后附录中有李文信先生的《李氏辽海丛书批注》,其中有对《沈故》的批注若干。1967年和1994年本都是以《辽海丛书》本为底本影印的。

  《沈故》一书由序、正文4卷和勘误表三部分构成。序是由顾云写;正文4卷,共收录205条词条;文末附勘误表,对文中出现的错误予以修正。

  序中指出《沈故》一书名字的由来,即“盖保世,滋大垂勋无穷。夫齐民者,家之将兴也,莫不由于俭勤;其衰也,莫不由于骄侈。方天命之世,岂不能备物。而高皇帝、高皇后之俭、之勤若此,此亦《沈故》伯馨之书所识,类沈阳故实书,因以名云”。

  正文4卷,主要记录了东北有史以来历史、地理、沿革、古迹、物产、风俗、人物、著作等内容,其中历史、古迹、物产是本书内容的重点,占本书词条的2/3以上。关于历史、古迹的词条,如“请安之始”“行太仆苑马”“北镇庙”“将军石”“广宁石坊”“女真小字碑”等;关于物产的词条,如“细鲮鱼”“岫岩石”“亮木”“猴头蘑”“耕犁”“三宝”“白貂”“白豕”等;关于地理方位的词条,如“与京师相去里数”“较京师偏东度数”“去北极度数”“凤凰山”“柳河沟”等。此外,有关人物的词条,如“陈梦雷”“辽东佟氏”“范文肃公”“任宏嘉”等;关于名菜的词条,如“如意菜”等;关于民俗的词条,如“画犁”“冠婚丧祭之礼”等;还有关于神仙崇拜、传说故事、乡谚俗语的词条,如“堂子”“跳神”“神竿”“神穴”“五灵脂”“俗语所本”“老农语”等。

  正文内容不仅仅是作者对205个词的解释,还有对词条内容的考证、补充和纠误。在对词条介绍时,作者认为有必要做解释、补充的地方,都会直接做注释或通过古书中的记载来对此条进行说明,以做到旁征博引,有据可查。如第三卷“古印”一条,在写到“惟速作苏”时,就在其后引用《辽史》直接做了解释,并进而指出“速”与“苏”音字亦相通。如第一卷“桑由南来”一条,作者直接引用《后燕录》中的记载,然后指出“辽川之桑,悉由吴来”。这样的解释增加了本书的史料价值。对人们所熟识的部分词条的通常理解进行了纠误,如第四卷“黄龙府盖牟城”,先对其内容进行了叙述,并指出这种说法是沿袭了数百年的错误;然后指出其正确的位置,“黄龙府即今吉林之隆安城”“盖牟则今承德县界也”;再通过注释指出这一错误产生的缘由。这样的解释与纠误,不仅是对人们长久以来错误认识的纠正,还从地理上重新确定了二地的位置,进而提升了本书的文献价值。

  关于《沈故》的价值,顾云在序中就指出是“述古昔,诏来兹”。从《沈故》记录的内容来看,不仅对东北辽沈地区的历史、地理进行了记载,而且对生产、生活、文化等方面的民俗、史实亦有记载,为后人了解、认识、研究该地区历史、地理及民俗变化提供了史料依据,具有宝贵的史料价值。